首页
> 竞争学科>其他院校动态> 详情
“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的展望与企业管理” 对话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更新日期:2014-07-08 15:14:18 访问次数: 字号:[ ]


          2014年6月11日,企业家沙龙在南京中心大酒店举办了主题为“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的展望与企业管理——对话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活动。来自全国各地知名企业的企业家们围绕中国经济与企业管理未来十年的机遇、挑战,及其对企业的影响进行了深入探讨。沙龙由南京大学商学院名誉院长赵曙明教授主持。沙龙特邀了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先生,南京大学党委书记张异宾教授,2001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教授,199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莫里斯爵士出席。新希望集团副董事长王航先生,江苏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周斌博士,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雨柏先生,江苏顺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白元龙先生,江苏金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兵先生,上海春宇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薛春光先生,中江国际集团公司总经理薛乐群博士,南京水务集团董事长单国平先生, 南京证券董事长步国询先生等来自国内的150多位知名企业家参会。

  迈克尔•斯宾塞教授是斯坦福大学、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曾任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商学院院长。2001年,由于在不对称信息市场分析方面所做出的开创性研究,迈克尔•斯宾塞教授和另两位经济学家共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们在此领域的研究构成了现代信息经济学的核心。他曾担任世界银行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委员会主席,出版的新书《下一次增长趋同:多速世界中的未来经济增长》(The Next Convergence: the Future of Economic Growth in a Multi-Speed World),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提出了独到的见解。

  英国剑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教授詹姆斯•莫里斯爵士,由于其在信息经济学理论领域,尤其是针对不对称信息条件下的经济激励理论的重大贡献,于1996年被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该理论已成为现代经济学的重要基石。1997年,莫里斯教授被英国女王册封为爵士,以表扬其在经济学上的卓越成就。

  再次非常感谢顺源集团、凤凰传媒、洋河酒厂、九间堂、富荟山、扬子晚报以及江苏卫视对本次活动的大力支持!

 \
赵曙明教授主持对话
 \
张异宾书记致词
 \
杨卫泽书记致词
 \
Spence 教授对话
 \
Mirrlees教授对话
 \
企业家参与对话
 \
企业家对话诺贝尔经济学家环节
 
1、张雨柏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雨柏先生对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家提出了以下的问题:一是关于创新的问题。由于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家讲到最多的话题就是创新。创新也是洋河的企业文化,是洋河得以发展的原因,那么中国的企业如何向西方企业学习科技创新,尤其是如何向美国企业学习?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数字技术的问题,也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我们知道,企业经营、研究的基础就是信息不对称,但是随着信息化,特别是互联网的出现,这种不对称正在被打破。所以说,过去我们是在信息不对称的背景下进行竞争,那么未来信息可能会实现对称,所以,我想问在这种环境下,企业应该做什么样的思维转变?
斯宾塞教授做出了以下回答:
在整个过程当中创新可能需要一个小小的技巧,比如说你可能需要在一个网络里面,也就是我所说的创新情境,我本人在硅谷住了很多年,我看到了很多新奇的点子在硅谷蔓延,根据我的观察,其实很多创新都是建立在其他创新的基础上的,也就是说,很多思想在一起碰撞产生出了一个新的想法,这是我在硅谷看到的创新模式。另外,在企业创新的过程当中,一个企业创新刚开始时很容易在在业界形成强领导力,但并不能长久,因为这样的创新很容易被行业内其他的企业所复制,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停止创新的步伐。换句话说,这也回答了为什么创新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对产业内企业的竞争。
然后呢,就是关于对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的一个回答。这个回答与创新的内容有些相似,在整个过程当中也是在不断的流动和分享的,信息可以很快被获取到,然后也会形成这样的一个网络,并且能够很快的被复制。
莫里斯教授做出了以下回答:
在这里我想和您分享的其实和我刚才所说的问题有点相关,也就是公共部门或私人部门在创新中所能起到的一个角色。我们所熟知的创新理论和创新模型可能并不适用于南京,就像它并不适用于纽约是一样的。在我们的国家,创新是有激励机制的。这对于中国经济模式就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否有这样的一个激励机制来鼓励中国人民来创新。对于您提出的第二个问题,也就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我非常赞同斯宾塞教授的观点。现在信息的传播速度是非常惊人的,现在个人或者是个人消费者收集信息的能力是非常强大的,他们可以很快地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想要什么。同理,对于这个人群或是说所有人口而言,他们信息的搜集能力也是非常强大的。那么随着信息收集能力的增强,我们也将迎来一个新的时代,甚至有些可怕,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这些技术专家可以获得足够多的数据,以至于你自己本人在确定想做什么之前,他就可以通过庞大的数据来分析出你想做什么,甚至是你下一步电话想打给谁,都可以凭借大数据分析得出。
 
2、周斌 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周斌博士对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家提出了以下的问题: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家提到了数字化革命和消费保障问题,那么凤凰集团在发展过程当中受到了互联网的挑战,在这种挑战之中,我们采用了数字化战略和国际拓展战略。现在我们正在和美国的一家出版企业加强拓展合作,这将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个出版业的并购案。那么对于注重实体而言的经济体,可以向美国经济体借鉴哪些举措呢?
斯宾塞教授做出了以下回答:
您是来自出版业,的确出版业受到数字革命的冲击非常巨大,因为数字革命带来的信息是巨大的,我虽然不了解出版业的盈利模式是什么,但我认为您的企业和美国的同行加强合作是非常好的尝试。那我想提的观点是,根据我对英国出版业的了解,传统的出版企业都是依靠其规模经济盈利,那么我想,在数字化的时代,数字化的出版是不是也需要一个规模经济。
 
3、王航 新希望集团
新希望集团副董事长王航先生对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家提出了以下的问题:第一个问题请教了莫里斯教授关于刺激消费的问题,即除了可支配消费的提高,还有什么好的举措?在发达国家,尤其是以促进消费为提升GDP的主要手段的国家,有没有什么教训能先给我们预示一下。第二个问题请教了斯宾塞教授,过去的十年二十年是中国企业发展的黄金时间,现在,很多产业出现过剩或者是严重过剩,中国企业走出过国门在市场的选择和产业的选择上您是否有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
斯宾塞教授做出了以下回答:
目前在中国经济增长的发展阶段当中,中国的一些企业品牌开始向国外拓展市场,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很多的企业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即制度上的差异。在国外,也就是我们刚刚所说的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其实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划分,并不会相互的混合和兼容,这其实是由在经济的发展过程中经济体的构成所造成的,所以当我们提到消费导向和消费模式的时候,股东才是真正的受益人,其中也存在中西方激励机制不一样的问题,那么对于想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我想给他们的建议就是在企业的所有权中要有一个清晰地划分,而不是不同的所有制混合。这样才会有助于他们在国外的发展。
莫里斯教授做出了以下回答:
对于消费主导的经济体中有哪些经验值得中国来学习,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也是需要斯宾塞教授来回答,因为美国的消费主导更加鲜明,那么我们从美国的经济发展史可以看到,美国的经济发展是相对平稳的,在2.5%到3%之间,那么在过去的十五年时间里美国GDP的平均增长率是3.1%,与此相比呢,中国的经济增长要比美国的快很多,那么下面我想谈谈消费驱动增长模式与投资驱动增长模式的不同。
在这里,我希望西方国家消费驱动的模式能够继续成功的把人们的需求保持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能够继续维持这样一个以消费为主导的模式。我们能看到城市的消费模式和农村的消费模式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在中国经济的增长模式当中,我们不应该鼓励政府过度依赖通过投资来维持中国的经济增长。
 
4.薛乐群 中江集团
中江国际集团公司总经理薛乐群博士对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家提出了以下的问题:对于中江集团,经营模式和融资模式都在进行创新,那么我们如何从国际金融界获得一定的帮助和支持?
此外关于如何有效的从海外融资,我觉得这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是一个非常必要的手段,我想有一种可以考虑的方式就是通过中国的永续投资,那么您对投资者一定要有信心,对于投资的这种安全性、可靠性要有充分的把握。
Michael 斯宾塞教授做出了以下回答:
我们都知道在国际投资上有个理论叫做学习曲线,在海外融资,任何人投资都是一个非常复杂且有风险的过程,我经常给美国的一些企业提出的建议就是,你们可以到发展中国家去投资,但是最好和当地人合作,因为他们拥有当地的知识,所以我对贵公司的建议也是这样,你们在不具备现有的业务专长知识的条件下,在当地寻求有实力并且有合作意向的企业。
 
5.徐兵 江苏金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江苏金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兵先生对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家提出了以下的问题:在中国特色的市场环境下是否能成功越过中等收入陷阱?我们是一家有20年历史的民营科技企业,有2000多名知识型员工。企业都是有生命周期的,只有通过创新才能不断的跨过新的生命周期阶段,两位教授对我们的企业有怎样的建议?
斯宾塞教授做出了以下回答:
首先是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我们有五个成功的案例,这五个案例都是在亚洲的,这五个经济体大家都熟知的分别是台湾、日本、韩国、香港、新加坡,除了这五个经济体可以快速的从中等收入阶段进入到高等收入阶段,其他经济体的经济增速都有所放缓。其实这里面的原因非常简单,是因为这些国家和地区保留了一些资本密集型企业,这些资本密集型企业可以解决比如说失业等社会问题,从而保留了一些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这五个经济体成功转型而其他则没有,我相信中国现在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存在,也相信中国不会步那些未能成功跨越中等陷阱国家的后尘。关于第二个问题,公司对于创新是要不断投资的,但是学术界很少有这样的一些研究,曙明教授在这一点上可能能给我们一些新的见解。
莫里斯教授做出了以下回答:
说到经济增长的问题,其实这是斯宾塞教授的专长,我就不多说了,我是想比较一下两所大学,牛津和剑桥,尤其是剑桥大学。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剑桥可以不断地提出新的工作和方法,有一点我能看到的是,工作团队中的人员的交流转移与进入,人的本身的流动其实对于剑桥这个很古老的学府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第二点对于在剑桥工作的人来说,他们有一个思维定势,也就是你是剑桥的人你就要创新,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信念和信仰,让剑桥不断推陈出新。
今天下午的时候我们得到了一个数据,就是南京的人均GDP已经达到15000美元了,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就能看到这个人均数据的翻倍,那么这样就可以成功进入高等收入地区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推荐信息 | Recommended information